顯示具有 打枯井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打枯井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3年11月4日 星期一

中國每年新增癌症患者佔全球五分之一

(BBC 中文網)
中國癌症專家披露,中國目前每年新增癌症患者佔全球總數的五分之一。
參加天津亞太抗癌大會的中國癌症專家披露,肺癌、胃癌和肝癌是中國以及其他亞太國家最常見的三種癌症,也是造成最多癌症患者死亡的三大殺手。
根據今年早些由中國全國腫瘤登記中心發佈的《2012中國腫瘤登記年報》顯示,中國每年新增的癌症患者約為312萬人。
這意味著在中國,平均每分鐘都有6人被診斷罹患癌症。
與此同時,中國的癌症死亡率也遠遠高於西方國家,平均每分鐘都有5人死於癌症。
除肺癌、胃癌和肝癌外,其他高致死癌症還包括食管癌、結直腸癌、宮頸癌、乳腺癌以及鼻咽癌。
統計顯示,在中國每年超過260萬因癌症死亡的病例中,80%以上都是死於這八類癌症。
由於中國癌症死亡率高,在中國近半數人的人仍然認為癌症是絕症,患了等於死亡,而在歐美國家,只有13%仍然視癌症為絕症。

【大紀元2013年11月03日訊】(責任編輯: 林遠山)

2013年3月28日 星期四

震驚:中國2.7萬河流「死亡」 江河全面告急

★中共為崛起而對環境造成的污染,身處中南海的高官領導用特供水、特供氧、特供食物,就算十多億人全垮掉,也不會去想想自己的後路,人人只為錢,民智之低下,舉世嘩然,由上而下腦袋都生在臀部,欠缺思考能力!


哈爾濱的松花江,污染非常嚴重。中國雖已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但仍有大量人口的生活依靠被污染的水源,對污水的治理費用高達數十億美元。(網路圖片)

(記者方曉報導)
中共水利部最新公佈了《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結果,數據顯示,中國流域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的數量,與上世紀90年代相比,減少了27,000多條,意味著這些河流已經「死亡」。中國的河流近年來一直在污染的厄運中掙扎,所受污染的嚴重程度,觸目驚心。專家早在十年前就警告說,中國的河流已全面告急。
流域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減少2.7萬多條
中共水利部、國家統計局3月26日,對外發佈《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公報》,公佈的數據顯示,目前中國流域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河流有22,909條。上世紀90年代的統計,中國流域面積在10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有50,000多條。目前減少了2.7萬多條,即現在2.7萬多條河流「消失」了。
據中國新聞網報導,第一次全國水利普查標準時點為2011年12月31日,時期資料為2011年度。
在當日中共央視播出的「內地水利普查結果公佈 江河數量明顯減少」節目中,中共水利部副部長矯勇稱,這次統計計算的準確度更高——一條河一條河提取出來的。
普查還反映出了中國水利目前存在的問題。在全國有防洪任務的河段中,已治理的只佔33%,已治理且達標的僅佔17%,中小河流治理率低。
全國水庫總庫容佔河川徑流量的34%,興利庫容僅佔16.8%,對江河水資源的調控能力弱。全國以供水和灌溉為主的水庫有93,000多座,但興利庫容只有1,700多億立方米,供水保障能力較弱。


重慶奉節,工作人員正在清理漂浮在長江上的垃圾。(網路圖片)

合肥一條慘遭污染的河流,幾條死魚漂在水面上。(網路圖片)

中國河流全面告急


合肥一條慘遭污染的河流,一名漁民正從船上往岸上跳。(網路圖片)

遼東丹東,當地漁民正在清理漏油。(網路圖片)

襄樊一個污染的池塘,一名男子蹲在岸邊洗衣服。(網路圖片)

青島,一名少年在被海藻覆蓋的海水中游泳。(網路圖片)

中國河流污染問題,已經成為地球人關注的焦點。今年3月8日以來,上海方面打撈起的死豬總計上萬頭。死豬醜聞讓上海當局及中共無比難堪。
上海市動物疫病預防控制中心3月11日作出結論表示,在打撈上來的死豬身上檢測出傳染性疫病——豬圓環病毒病。萬頭死豬漂浮水源上半個多月,對江水的污染可想而知,上海市民最為擔憂的是水質是否安全。
沒過幾天,中國西南部的一條河內發現了上千隻死鴨。民眾在微博平台迅速作出反應,不乏冷幽默段子:「下次飄的就是人了。」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博士於秀波2004年刊登在《中國國家地理》的文章《中國河流 警鐘常鳴》揭示:「淮河已被污染了,海河也被污染了,黃河、遼河也未逃劫難。然而,這七大水系還不是中國河流故事的全部。當你到西北與華北,時常會見到乾涸的河床,當你到東部沿海地區,時常會見到又髒又臭的河流,有些地方幾乎達到無水不髒,無河不臭的程度。」
由於污染嚴重,淮河已被國外學者稱為「死亡之河」。20世紀80年代,中國學術界驚呼長江將變成第二條黃河,21世紀初,有關方面又在警告世人,長江繼續惡化,更有變成第二條淮河的危險。
中共水利部發佈的《中國水資源公報2003》稱,中國700多條主要河流中,水質為I~II類(適於飲用)的約佔29%,水質為Ⅲ類(適於游泳)的約佔30%,水質為Ⅳ類(人體不可觸摸)的約佔有16%,水質為V類和劣V類(喪失了使用價值)的約佔25%。
于秀波在文章中列出一組數據:2004年官方公佈《中國環境狀況公報》,2003年度全國七大水系407個重點監測斷面中,只有24.8%適於飲用,38.1%適於游泳,另有29.7%沒有任何用途的臭水(屬劣Ⅴ類水質),黃河、淮河、遼河基本沒有Ⅰ類水,劣Ⅴ類水超過38%,海河劣Ⅴ類水超過50%。
作為中華民族母親河的黃河儲存了中國2.4%的水資源,灌溉著全國15%的耕地,哺育著12%的中國人。然而,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三門峽水庫就變得黑漆漆的。水質已經相當惡化。《中國水資源公報2003》顯示,黃河水系中V類和劣V類水質已佔38.7%。
相同或相似的事情也已經在長江發生,有些問題甚至更嚴重。以長江流域的江蘇省為例,全省用於灌溉的河流中,絕大多數河流水質低於Ⅳ類,56.8%的河流水質為V類及其以下。中國發展研究院執行院長章琦教授在考察長江以後接受媒體專訪時說:「長江已陷入深度危機,若不及時拯救,10年之內,長江水系生態瀕臨崩潰。」
座座大壩成重刀 砍向「病重」江河


武漢東湖,一條死魚漂在被水藻覆蓋的湖面上載浮載沉。(網路圖片)

合肥巢湖,一名漁民向記者展示被水藻污染的湖水。(網路圖片)

安徽合肥,一名漁民划著船,在被水藻污染的湖面上前進。(網路圖片)

武漢東湖,無數蚊蚋聚集在欄杆上,看著讓人起雞皮疙瘩。(網路圖片)

合肥一條被水藻覆蓋的河流,三名少年坐在岸邊釣魚。不斷擴張的城市、過度使用化肥以及各種工廠的肆意排污,中國的水資源現狀不斷惡化,近半數河流和湖泊嚴重污染。(網路圖片)

洛陽澗河,一名記者正在採集水樣。(網路圖片)

平壩,一名少年在嚴重污染的水庫中游泳。(網路圖片)

2011年2月18日,浙江溫州郊區一條慘遭污染的河流,一名婦女在橋上走過。(網路圖片)

撫遠,一名少年正在喝被污染的水。(網路圖片)

合肥一條慘遭污染的河流,一名漁民正從船上往岸上跳。(網路圖片)

在自己告急的水源上排污,中共腦瓜子都是錢,哪管全國奴民生死。

福建上杭縣的一座銅礦,工人們正給一個洩露的污水池排水。(網路圖片)

據水利部副部長矯勇稱,通過這次普查,查清了9000多萬個小微型水電站、水閘、泵站等分佈情況。
污染已使條條江河身患重病,座座大壩更是直接砍向河流的重刀。水庫不是為農業民生服務的,而是為水電站發電掙錢服務。在一切以經濟效益為綱的大陸,水庫失去儲水的功能。
《每日經濟新聞》曾披露,2000年前後,湖南省掀起了水電站建設狂潮,一大批未批先建、違規用地的小水電爭先上馬。同時,該省還鼓勵各級官員參股水電建設。
湖南省水利廳官員透露,截至2011年,湖南省小水電站的數量已達4,100多座。
湖南省環保廳官員承認,湖南水電站的興建,對河道的水流、魚類等都產生了不良影響。
官員參股水電站的建設,更使得官員失去公信力。在湖南郴州、永州、湘西北等水電站開發、建設居多的地區,官有的參股官員被民眾直指是 「利用權力搞腐敗」。
2013年03月27日訊】(責任編輯:姜斌)

 

2013年2月19日 星期二

觸目驚心行業打枯井 地下排污水致癌畸形兒

中共自殺式崛起的代價,中國人的浩劫,繼大饑荒後的第二波,自詡:團結、進步、無私的黨又一斷代工程。

無良企業污染地下水源示意圖。(網絡圖片)

目前,大陸一些污染企業為躲避檢查,將污水排入地下,污染地下水現象已引起廣泛關注。近日,有網民曝光,由於肆意向地下排工業污水,催生了一個中國特有的奇怪行業——打枯井、挖滲坑。眾多網民回應,描述地下水污染後給自己家鄉及鄉親帶來的惡果。

網友「退休醫生」發佈在凱迪社區的貼子說:古人常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即使對於今天的中國人來說,也肯定沒有比罵別人「斷子絕孫」更惡毒的詛咒了。然而,當今中國人正在從事的「偉大工程」就正是「斷子絕孫」。


山東濰坊向地下排工業廢水。(網絡圖片)

海南島一小區旁邊排污口。(網絡圖片)

貼子說,從@環保董良傑、@鄧飛等微博上得知山東、河南、華北、華東、華南、華中、東北、西北等地,許多無良企業連續一二十年來向地下排工業廢水,許多工業廢水有多種重金屬,有些重金屬是強烈的致癌物,屬於能致人於死命的劇毒金屬。由於肆意向地下排工業污水,催生了一個中國特有的奇怪行業——打枯井、挖滲坑。


今日江南水鄉。(網絡圖片)

山東、河南、江蘇等地的網民,紛紛反映,他們家鄉十幾戶人家的村莊,往往十幾個甚至幾十個人患上癌症,許多嬰兒一生下來就是畸形。

@何兵:收到私信說,如果你們開展地下水污染調查,請來菏澤吧。菏澤生產總值靠大小林立的化工廠帶來的,但這裡沒有一個正式的污水處理產。把污水打入地下已實行 10多年了。我老家距市有30多公里,沒有自來水,一直飲用地下水。水質苦澀已經好幾年了。老百姓不懂這些背後的危害,幫幫我們吧!

@北京江榮生:20年前做投資諮詢公司,跟不少地方官員打交道,談及染織行業的污水處理,濰坊官員說:埋到地下!那個場景歷歷在目!


長江上游的怒江、瀾滄江、金沙江、大渡河。(網絡圖片)

我的父親死於血癌:飛哥,本人老家山東省新泰市,家鄉附近幾個化工廠污水直排河裡,廢氣排防更是肆無忌憚,附近村裡癌症是最大的致病原因,村子裡隨便走百米,必有一家有人因癌症死去。老父親前年血癌去世,本人做環保,深知看不見的空氣水污染最可怕,但是屁民無力改變。

一封臨沂來信:飛哥,我是擼省臨沂人,小時河水清澈見底,摸魚扣螃蟹是兒時最美記憶!到了2002年河水變髒,經常有死豬漂浮,後來又抽沙,河床變低,河水深不可測,現在自來水現在也不供水了,家家戶戶都打了井,可是燒出來的水一層渣渣!味道也不好!村子裡現在死的人大多是由於偏癱和癌症!很可怕!


華東用污水灌田。(網絡圖片)

@doric的:山東萊州,一條我小時候經常下水游泳,魚蝦豐美的珍珠河。由於上游大量小化工廠排污及沿途各種垃圾污染嚴重,用當地老人的話講「河裡細菌都活不了」,地下水已經不能飲用。下游出海口附近海水都被污染。

一名網友來信:鄧老師,今天看見您發起的關注地下水污染,眼淚掉下來。我少小離開家鄉,在上海打拼,我的親人依然生活在濰坊與平度交界處,如今幾乎每家 都能講述一個關於癌症的淒涼故事,我妹妹的公婆在去年同時被查出癌症,公公已去世,婆婆尚在治療中。我代表世代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鄉親叩謝您。(春玲)

@大齡偽搖滾青年:早在6、7年前,就知道山東淄博有一些村辦化工廠,塑料加工廠打深井向水下排放化工污水,家鄉從春秋時代就是著名的糧食產區,水土肥美,結果如今變成了村裡統一發放桶裝水,癌症患者比比皆是,連老家人給稍來點麵條都不敢下鍋的毒村……這樣作踐土地是要遭天譴的。


昔日美麗的河流。(網絡圖片)

江蘇洪澤縣管季河。(網絡圖片)

@執著上路的文藝青年:鄧老師,河北誠信化工生產氰化物,直接污染周邊數十村莊,你可以實地來暗訪。我發這條微博都是冒著被滅口的危險發的。

中國水污染獨立調查:別說山東了,就在首都的城根地下河北省石家莊、辛集國內比較大的毛皮市場,大家都知道洗毛皮用的水污染程度多厲害。這種打兩口井,一口抽水一口排水的事不知道多少年了,濰坊都是在這學的吧。全國的癌症發病率卡卡往上漲!唉,中國人啊!

一名江蘇同學的來信:鄧飛老師,我的老家徐州市豐、沛縣交界的地方,我的爸爸、村裡居民好多人剛過不惑之年的人都死於癌症。請您做個癌症高發地區的調查吧!官方已經不可信了。叩謝。王浩。

2013年02月19日訊】(責任編輯:郗古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