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具有 警察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警察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警署廁格自轟 財困警命危



■一名高級警員昨在牛頭角警署內開槍自殺,送院搶救。溫文學攝
繼本月初一名警隊「新紮師兄」疑不堪工作壓力自轟太陽穴斃命後,牛頭角警署一名高級警員昨晚在警署裝備房內,用佩槍自轟左胸重傷倒地,同袍聞槍聲揭發將他送院搶救,性命垂危。初步調查該警員受財困。今次是兩星期來第二宗警員開槍自轟事件。
兩星期第二宗警自轟
自轟高級警員姓蔡(52歲),花名「豬肉」,尚有兩年多便退休,現駐守牛頭角警署軍裝巡邏小隊,他左胸近鎖骨及左腰部各有一個明顯傷口,相信他是自轟左胸後,子彈打中骨骼反彈,由左腰射出。事主送院時仍清醒,經搶救後留醫深切治療部,情況危殆。據稱,蔡最近受財困,同袍亦覺得他「瘦咗」及滿懷心事。現場為牛頭角兆業街1號牛頭角警署5樓裝備房,昨晚8時許,裝備房突傳出一聲槍響,警署內警員往查看時赫見蔡倒卧廁格內,左前胸有槍傷,血流如注,其佩槍則跌在其身旁,懷疑他開槍自殺,立即通知上級及召救護車將他送伊利沙伯醫院搶救。警方封鎖現場調查,並撿回其佩槍及子彈,鑑證科人員則在場蒐證。
本月6日(年廿八)早上10時許,加入警隊年多的24歲軍裝警員陳漢民,疑不堪工作壓力,與輔警同袍在柴灣巡邏期間,藉詞內急獨自進入小西灣街市地下廁所,再用佩槍自轟太陽穴身亡。
過去11年,本港共發生10宗警員開槍自轟案,自殺原因一半是欠巨債無力償還,其餘分別是工作壓力、感情困擾及因病厭世等。其中在2011年2月,西九龍衝鋒隊姓江高級警員因欠巨債無力償還,在旺角警署停車場一輛警車上以佩槍向左胸開一槍,由於子彈未有傷及心臟,江警經搶救大難不死。另在2013年8月,駐守牛頭角警署的42歲姓陳警員,因紀律問題及有不良欠債紀錄,被警隊勒令停職接受調查期間,在葵馥苑警察宿舍燒炭自殺獲救。至於昨日自轟的高級警員,其尋死原因則仍有待調查。
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指接連有警員輕生,事態不尋常,令人關注警員面對的壓力問題。范國威又關注警隊是否有足夠的心理輔導紓緩措施,認為警方高層應找出連串警員自殺原因,而兩次事件都是警員當值時使用佩槍,亦令公眾擔心警員使用佩槍的安全性,警方高層應作跟進及檢討。

■記者溫文學、黎家駒、司徒韋桐

來源轉自:
【2016年02月21日】
(注意:帖內文或圖片中可能含有厭惡性簡體字;本站維護中華文化,堅決行使正體字。版權歸著者所有。)

2013年12月23日 星期一

{做假成風}杭州自來水現不明異味 109項指標竟然正常


近日,杭州自來水再現詭異的異味, 官方109項水質指標分析檢查竟然沒有發現異常,查不出原因。(網絡圖片)
近日,杭州自來水再陷「異味謎團」,發出「既像農藥又像塑料」的異味,讓市民擔驚受怕。事件的詭異之處還在於,昨天(21日)杭州市環保局已經對水質進行109項指標分析檢查,沒有發現異常,查不出原因。
大陸媒體報道,本月10日開始,杭州市城西、城北一帶的不少民眾反映自來水有異味。有民眾稱其家裡的水連續一周都有油漆味,也有民眾稱這次在自來水裡聞到了一股明顯的農藥的氣味,比上半年的異味要嚴重。
有民眾稱,杭州自來水今年已經四度現異味。「自來水的異味到底是從哪裡來的?」這幾天,無論是杭州19樓論壇上還是微博上,自來水異味都已經成為杭州市民的一個熱議話題。
「這兩天樹人大學周邊、文一路物美超市周邊自來水異味嚴重,異味到底是從哪來的?求解決!」
很多市民給當地媒體打電話,希望杭州相關部門能盡快查明原因。中共官方稱今年510專案已經抓獲在杭州地區非法傾倒數萬噸廢液的兩農藥廠罪犯,可是民眾依然抱怨「自來水中還是有一股塑料味」,「這幾天,我家和公司的自來水味道都很重,最鬱悶的是喝了之後嘴巴發乾、喉嚨痛。」
杭州自來水異味來源至今無法查明。昨天(21日),杭州市環保局完成了對錢塘江源水水質的監測109項指標全分析,竟然無法發現任何異常情況。之前得出的42項指標,也未發現指標異常。
為了追根溯源,杭州市環保局表示,已經委託國內外科研院所和權威機構對錢塘江源水水質開展檢測。
有民眾認為中共環保局和專家無能厚顏,「鼻子都聞出異味,機器檢測不出,不要臉。」
不是查不出,是不敢曝吧!現在自來水裡的塑料味這麼重,猶其燒過後那味道....它們居然說檢測指標都正常?不知道用的是啥指標?」

【大紀元2013年12月22日訊】(責任編輯:辛民)

2013年12月14日 星期六

{昔日新聞回顧系列:七}四大總華探長的沒落


四大探長中排名第一的呂樂;第二的藍剛、第四的顏雄。
    上世紀五十年代的香港,香港華人地位低微,尤其是政府部門很難見到華人身影,職位稍高一點的華人,更是極少,當時整個警察系統,就是香港最大的一個黑社會組織。在華探長、黑道與洋警司互相勾結的背景之下,警隊的貪污之風超過任何一個行業。直至港督麥理浩1974年設置廉政公署緝捕四大總華探長,香港吏治才為之一清,今日香港公務員系統成為全球有數的廉潔高效團隊,廉政公署功不可沒。
     呂樂在1958年被提拔為新界區總探長之職,成為四大華人探長之首。呂樂在1940年參加香港警隊時只是一名普通的著裝警員。這一類警員通常是出外勤幹一些最基本的警務,是一種很辛苦的角色,如巡警之類,日曬雨淋,每天都在街上走動。由於他工作十分出色,幾年後成了便裝警員,然後一級級往上升。作為警員,呂樂是有能力的,也是出色的。在當時那種特殊的環境中,他不可能不貪,如果不貪,他根本升不上去,即使有再大的能力,也無法得到上司的賞識。從這種意義上說,呂樂的貪,並不完全是他本人的原因,也有制度和環境的原因。
     當時呂樂的角色,應該就是一種江湖人物的角色,一方面他辦案雷厲風行,另一方面又像那些黑道人物一般巧取豪奪。他既向上司行賄,也向下級收賄,同時也利用手中的權力,向轄區所有機構收取好處費,同時充當他們的保護傘。
     呂樂上下的關係,盤根錯節。他手下有很多兄弟要靠他吃飯,靠他生存,他不能不照顧這些小兄弟,讓他們過著比普通人更富裕的日子。
     整個60年代,是呂樂最有權勢最風光的時代,當時,香港警界有四名華人探長(呂樂、藍剛、韓森和顏雄)極其有名,他們四人彼此經歷相近,地位相當,名聲也不相伯仲,彼此又成為整個香港警隊貪污鏈的中堅人物,相互保持著緊密的關係。香港高層也希望通過某種形勢制肘這種貪污之風,比如不讓一名警員在一個地區任職太久,到了一定年限,便進行一次大調動。呂樂在香港島任了一段時間總探長之後,便和任職九龍的藍剛對調。然而,這種方法根本不起作用,因為缺乏真正意義上的監督,警察的職權不受任何控制,就算將他們調來調去,不僅不能遏止貪污,反而給貪污提供了新的機會,使得貪污鏈迅速擴大。
     可以說,呂樂在 1960年代末一手建立警界“貪污制度”,權傾黑白兩道,雖為警務人員,卻儼如黑幫總陀主。但是無論勢力有多大,還是敵不過統治者的政治手段,1970年代初港英政府先將他明升暗降,再另起爐灶設立直接向港督負責的廉政公署,清洗警隊貪污風氣,呂樂被迫遠走加拿大,繼續坐享數億財富。


上圖為四大探長中排名第三的韓森
     當年四大探長的第二位是藍剛,在四大探長中,藍剛參警的時間略晚,比呂樂晚了四年。藍剛入行雖晚,但升職卻快,其中有一個主要原因,即他有一種拼命三郎的精神,遇事從不後退。四名探長中,呂樂的資歷最老,屬於年輕的老探長,地位也最高,藍剛屬於後起之秀,由於他們幾人私交甚厚,在警隊的關係又廣,當時的香港“四大家族”(新義安、潮州幫、14K、和勝和)四大黑幫,也都給足他們面子,即使他們坐在家裏什麼事都不幹,這四大黑幫也送案件給他們上去交差。新警務處長上任,都需要禮賢下士,來拜訪他們這幾位,否則,香港的治安就會大壞,而警方根本無法制止。
     1973年6月8日,英籍香港總警司葛柏攜帶鉅款成功潛逃回英國。這個消息旋即傳遍香港,早已飽嘗貪污禍害的香港市民聞訊大為震怒,來自各階層的市民紛紛上街抗議,“反貪污、捉葛柏”的口號此起彼落。為平息民憤, 1973年10月17日,新上任的港督麥裏浩提請立法局同意建立一個專責獨立的肅貪機構。就在這種背景下,1974年2月15日香港廉政公署宣告成立。
    廉署成立後,持續不斷地打擊警隊內的貪污,一時間人人自危,警察和黑道之間的聯繫開始收斂,此時,四大探長三個已經退休,他們暗中給黑幫通水,要求他們暫時不要太放肆,以免吃虧,有些黑幫開始轉行做正行生意,但也有些不怕死的,仍然膽大妄為,不將廉署放在眼裏。其中就有綽號“跛豪”的大毒梟吳錫豪不以為意。最終,吳錫豪等9名大毒梟於1974年11月12日被捕,此案涉及毒品交易超過16噸,總案值達4億元以上,後來被判處總刑期124年,其中吳錫豪刑期最長,為30年。此案自然牽連一大批警員落馬,甚至一些退休警官也都受到牽連。藍剛是受牽連者之一。1977年2月11日,香港廉政公署發出對藍剛的通緝令,此後,藍剛再未返回香港,直到1989年因心臟病在泰國逝世。
     四大探長排在第三位的是韓森,和呂樂以及藍剛一樣,韓森也做到了總探長之職。不過,他擔任這一職務的時間比呂樂和藍剛都晚。呂樂和藍剛退休後,香港警方需要用人,才於1971年6月將韓森提拔為新界區總探長。
     在此期間,新任港督麥裏浩到任,這位港督似乎和以前那些長官作風不同,頗有肅貪之態。警署內一些人開始擔心自己受累,暗暗做著脫身準備。韓森便在此時提出提前退休申請,結果,他僅僅只是當了兩個月總探長便退休了。1976年,廉署發出對韓森的通緝。但此時,韓森早已經在海外定居,後來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又來到和香港沒有引渡條例的台灣,直到1999年在台灣病逝,廉政公署亦因此撤銷對他的調查。而同年11月4日香港廉政公署也對呂樂發出通緝令,至今有效。
     四大探長的最後一位是顏雄,此人的最後職務是油麻地警署的探長,於1977年1月24日受到廉署的通緝,但此前他也已經外逃,目前定居在泰國。

{昔日新聞回顧系列:五}扳倒葛柏 廉政公署一戰成名


成功引渡葛柏為廉署成立創造條件

當年詳細記錄警察廉署衝突的雜誌賣一元半亦賣斷市

當年大批警務人員在和記大廈廉署行動組總部與該組人員發生衝突大打出手,警員到場調查。
     香港廉政公署建立後,有關葛柏的檔案,迅速從警務處反貪室轉至了廉署。這是廉署的第一案。
     廉署成立之初,社會上便有傳言稱,香港的執法機構,最多也就是捉一捉小鬼,就像警署一樣,沒有一個有膽量打老虎的。新成立一個機構,也就是給更多的貪官提供腐化墮落的機會而已。這還不是廉署工作的難度,最大的難度在於葛柏已經逃回英國。就目前所掌握的證據,廉署根本不可能要求英國同意引渡葛柏回香港受審。要將葛柏引渡,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找到他在香港犯罪並且能被英國法律認同的犯罪證據。要做到這一點,廉署必須重新進行調查取證,並且一定要找到證據。對於那些“收數”對象來說,他們如果站出來承認曾經給葛柏提供賄賂,不管是自願還是被迫,也同樣犯了罪,所以除非證據確鑿幾乎沒有人會站出來。

葛柏案為廉政公署成立創造條件
    為了突破這一案件,剛剛成立的廉署組成了最強陣容,專案組的負責人包括了首任執行處處長彭定國、副執行處處長夏烈聯以及兩位助理處長和數名高級調查人員。為了找到葛柏犯罪的人證,廉署費盡心機,努力了好幾個月,通過各種方式做工作,希望有關人員出面指證葛柏。恰在此時,廉署得到一個極其重要的消息,這一消息來自小欖監獄,監獄中的一名服刑犯人韓德通過特殊渠道向廉署表示,他願意提供葛柏貪污的重要罪證。
     經過反復權衡,廉署認為當前最重要的是引渡葛柏,只要能夠將他定罪,就是最大勝利。在這種主導思想支配下,香港方面向英國提出引渡葛柏的要求。1974年4月29日,英國警方協助拘捕葛柏,隨後開始了漫長的引渡聆訊。
     在引渡聆訊時,葛柏雖然否認一切控罪,但廉署方面有兩名證人以及大量物證,倫敦法庭方面也認為鐵證如山,經過長達8個月的數度聆訊,英國法官最終裁定同意將葛柏押回香港受審。這一消息在香港一公佈,不僅廉署工作人員,整個香港市民,無不歡欣鼓舞。廉署的形象也因此隨之一改。不少人表示,原以為廉署只是打蒼蠅不打老虎,沒料到,他們還真打了老虎。
     葛柏案的偵破和定案,為建立一個有權威的反貪機構創造了條件。港英當局開始從立法層面展開籌備。1973年10月17日,港督麥理浩在立法局宣佈,港英準備建立一個新的獨立的反貪機構——廉政公署,這個機構將與所有的政府部門包括警察都脫鉤,使得市民對政府更有信心。


1977年10月28日警廉衝突。當年廉署風暴數千警務人員在花墟大集會。
剛成立以警察貪污為主要偵查對象
    翌年2月15日,《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條例》在香港立法局獲得通過,當天這個公署就掛牌成立。在港英時代,所有的公文首先是用英文起草的,廉署的英文名稱是The 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如果直譯為中文,意思是“獨立的反貪公署”。這是一個直屬於總督的機構,擁有廣泛的執法權力,包括逮捕、扣留和批准保釋;搜查和檢取物證;從疑犯收取非體內樣本作法證科學化驗;調查公務人員涉嫌濫用職權而觸犯的勒索罪;調查由貪污有關或貪污導致的罪行;涉及公務員、公共機構及私營機構僱員的貪污罪行;查閱銀行帳目;扣留及審查商務和私人文件;要求受疑人提供其資產、收入及支出的詳細資料;扣留旅行證件和限制處置財產;防止貪污分子試圖逃離香港或設法清洗黑錢以避免法庭充公其不義之財以及為調查資料保密等。其權力之大,不僅在香港前所未有,在資本主義社會也屬罕見。
     不過,廉署沒有起訴權,起訴權仍然屬於香港的律政司,這也是為了平衡與制約廉署。如果廉署連起訴權都有,那麼從偵察、逮捕到起訴形成了執法一條龍,成為“蓋世太保”,也非法治之福。
     從葛柏案可以看出,當時香港政府機構內部貪污情況最嚴重的是警察,因此廉署成立之後一直以警方的貪污作為主要偵辦對象。繼葛柏案之後,在1975、76年,廉署總共偵辦了12個公務員,其中大部分是警官,既有英國人也有華人,充公的不義之財高達1500萬港元。1976年8月警方的九龍交通部集體貪污案被廉署偵破定罪,包括警司、總督察在內的13個警官和警察入獄,此案再次轟動香港。到了1977年10月,廉署已經成功地偵辦了260名貪污的警務人員。


1977年廉署因大舉拘捕涉貪污警察而觸發警廉衝突,一名警察企圖把當時的副執行處長夏烈(被扯領帶者)扯出來 。
警署爆發第一次大規模衝突
     廉政公署要調查一個官員,通常會請其到廉署喝咖啡。於是“廉署請喝咖啡”使貪官污吏聞之色變,不少警務人員風聲鶴唳。那些平時收受黑錢已經成為習慣的警察和警官,認為廉署斷了他們的財路,對廉署的不滿逐漸積累,到1977年秋季終於爆發了。這年10月28日,超過2000名警務人員,在香港島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遊行,抗議廉署權力過大,要求政府壓縮廉署的權力。他們浩浩蕩蕩先抵達中環的警務署,向警務署長遞交了請願信,之後又向附近的廉署總部進發,這些執法人員居然衝進廉署大肆破壞並且毆打廉署官員,一時場面極為混亂,新聞媒體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對香港有史以來首次警察的大規模遊行和打砸行為廣泛報道。此後幾日,繼續有警員上街滋事搗亂,形勢一度近乎失控。
     面對這種大規模的反反貪嘩變,港督麥理浩雙管齊下,一方面在11月5日發表聲明,決定對1977年1月1日之前的警方貪污行為既往不咎(已發出拘捕令者和情節特別惡劣者例外);同日立法局通過一項緊急法令,授權警務署長對任何不服從命令的警務人員抗議立即開除。至此,警方的滋事被遏制了。麥理浩也明白法不責眾的道理,他的寬赦令雖然受到不少批評,但是也確實是不得已而為之。
     此後警方的大規模貪污情況即明顯減少。廉署開始執行更困難的任務:查辦私營公司的商業詐騙案件,其中以偵破佳寧案為時最久,也最為轟動。

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警察呃警察 10人涉案


警隊爆出一宗「炒勞力士」爆煲醜聞,一批警員、「警嫂」繼瘋炒iPhone及名牌手袋後,早前再集資炒賣勞力士手錶,並以一成佣金引誘同袍及親友加入「炒賣兵團」,以「碌卡」買貨交予他們轉手,但事後大批警員不但收不到佣金,更遭銀行追債,要報警求助。警方重案組接手調查,發現部份手錶被人典當。事件震驚警隊高層,據知昨日已至少有三名警員被勒令休假,至於涉案警員約10人,涉及款項1,000萬元。
今次事件昨日成為警隊中人的熱門話題,消息稱,捲入事件的不少是交通警員及他們的家屬,有警員在WhatsApp群組透露,除了個別警員被勒令放假外,其中一隊交通意外調查隊更要全體放假,將手頭工作交由其他同袍處理,而警方會低調處理事件。
針對這次「警員呃警員」事件,警方發言人的回應同樣低調,指案件暫列求警調查案處理,暫時無人停職或被捕。
消息稱,這個警隊「炒賣集團」的主腦姓歐陽(43歲),綽號「金鷹」,當差20年,曾經駐守行動部及特遣隊,半年前被調往新界南總區交通部交通意外調查隊,被稱為警嫂的歐陽妻,則任政府文員。據悉,歐陽夫婦早年做生意失敗,曾經破產。

游說同袍加入齊搵錢

至2008年,夫婦二人開始炒賣iPhone、iPad等受歡迎電子產品及LV及Hermès等名牌手袋,由於金鷹要當值,故賣貨方面均由妻子負責,高峰時期曾經賺取過百萬元,十分風光。其後,有人游說同袍加入,有錢齊齊搵,結果這個「炒賣集團」吸引不少警員、警嫂加入,他們曾經瘋炒iPhone及名牌手袋圖利。
早前,金鷹夫婦聯同其他警員,開始炒賣勞力士名錶,當中主要以Daytona、Submariner及GMT Master II型號為主,手錶價格高昂,金鷹要求同袍碌卡買貨,並答應付予一成佣金,不少人立即響應碌卡買錶,然後將名錶全數交予金鷹妻子。
直至近日,不少碌卡買錶的警員發現不但沒有收到一成佣金,更連本金亦收不到,並且被銀行追債。有警員向記者稱,其中一名警嫂碌卡18萬元買錶,卡數迫在眉睫,無計可施下前日由任警員的丈夫帶往警署找金鷹追債,最終報警求助。

當舖尋獲名錶涉詐騙
警方調查發現,大約10名警員涉案,警方更在當舖尋獲不少今次事件中警員碌卡購買的名錶,初步不排除案件涉及詐騙成份。荃灣警區重案組接手調查此案,並循有關人士的銀行交易紀錄調查。
消息稱,今次涉及的款項約1,000萬元,其中300萬元來自警員,另外700萬元的損失則是警員家屬及其他人士。至昨天,至少有三名警員被勒令休假,包括兩名隸屬新界南交通部調查及支援組的警員、以及一名執行及管制組的警員,但不清楚是否包括金鷹在內。據悉,有人事後向警方稱,將多隻名錶拿往內地交予接頭人後,對方「失蹤」無付錢,所以無法取回貨款。
警方發言人昨晚回覆查詢時稱,前日接獲一名姓吳(31歲)警員報案,報稱在一宗私人貨品交易中,被一名姓朱(33歲)女子取去約值18萬元的財物,但未能交出有關貨款,案件暫列求警調查案處理,正調查是否有人違反警隊內部守則或是否涉及刑事成份。

2013-10-30